【德赢手机官方网站】读罗洁琪《挪威的律师像李庄》有感

在网上看了罗杰奇的博文《挪威律师就像李庄》后,看到了挪威法院和司法界的许多先进理念和以人为本的做法。当提出当事人讲道理,中国没有这个制度的时候,怀疑是不懂法律常识,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不开心!问题1:挪威律师是否在法庭上暗示被告是一个好的制度?博文称,“我看到律师盯着他的委托人,不仅眨眼,还眨了很多次眼,甚至还夸张地耸了耸肩膀,肢体语言丰富。”这里我们不提律师所教的被告人说话的方式仍然隐约促使被告人销毁证据或改变供词。我们没有提到任何中国特色。我只想问,暗示被告人的制度除了有利于被告人的辩护外,还有多先进?是有利于还原事件真相,帮助法官做出公正的判断,还是有利于减少和预防犯罪,让公民更有安全感? 《律师法》第二条明确规定,律师应当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为了保护当事人的权益,能不顾法律的执行,维护社会公平吗?问题二:挪威律师出庭能做什么,中国律师能出庭做什么?例如:如果您的孩子看到附近的孩子可以看电视到 11:00,并告诉您他也想看电视到 11:00,您如何回答他?挪威律师建议被告是当地法律或当地习俗,但这适用于中国吗?我国刑法第306条明确规定了伪造证据、妨碍证言罪的内容。作为精通刑事辩护的律师,他懂法律,懂法律。最终,他经不起某些事物的诱惑,必须选择自己去触犯法律。这说明系统有问题吗?说明法律有问题?如果你在中国为被告辩护,你应该遵守中国的法律,而不是其他对你有利的国家的法律。刑法就像一根高压线,不管你看不看,它就在那里。问题三:认定伪造证据、妨碍证言罪是否为恶法?什么是“好法”?什么是“坏法”?法学家说,区分两者的潜在含义是存在一些或一些评价法律质量的标准,而这些标准通常被称为“好法标准”。法律被认为是坏法律。判断一个法律好坏的标准是它是否符合当时特定时间和地点的普遍道德观念。任何按照当时普遍的道德观念被认为能够保障每个人的公平权利和整个社会发展的法律都是好法律。具体而言,《刑法》第306条第1款规定: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伪造证据,协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改变证言或者作供。违反事实。作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 2 款还包括“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提供、生产、证人证言或者其他证据是虚假的,不是故意伪造的,不属于伪造证据的补充规定。这意味着,如果你主观上有毁灭或伪造证据的意图,客观上已经采取了相应的行动,即构成犯罪,律师合法行使辩护权仍受法律保护。如果这样的法律是坏法律,那么律师穿上“黄夹克”,颁发“金牌”,只是违反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规定律师可以是“好法律”吗? ” 胡乱摆弄证据,不怕受到惩罚,保证每个人的公平权利和整个社会的发展?

类别: